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欧盟“塑料情”是如何形成的?

文章来源:任洁玲   发布时间:2020-04-07 14:03:20  【字号:     】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初见成效,国外的疫情却开始了大肆蔓延。

如今意大利取代中、日、韩,成为新的疫情重灾区,而法国、西班牙也岌岌可危。

在意大利民众水深火热之时,身为盟友的欧洲诸国非但没有提供援助,还在火上浇油??

说个笑话,欧洲一体化。

经济一体化——指德国吃尽好处却无须转移支付,事实上的经济殖民。

人员流动一体化——指东欧移民廉价劳动力,难民扩散冲关。

安全一体化——“欧盟军队”只在嘴上,一遇危机各扫门前雪。

就像英国媒体描述的那样:将团结扔进了垃圾桶。

在旁人看来这或许是英国脱欧之后的幸灾乐祸之词,其实不然,欧洲尤其是欧盟内部压根就不团结,不仅不团结,大国欺负小国的局面屡屡发生。

欧盟从成立以来经历了六十多年的波澜,如今却已摇摇欲坠,欧洲各国之间从来不是铁板一块,欧盟的裂缝早已初见端倪。

脆弱的欧洲,繁荣犹如皇帝的新衣。

  • 欧盟成立之初便带着“原罪”

欧洲统一的思想,在20世纪以前就已经出现。

1453年,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帝国攻破后,波希米亚国王乔治就于1646年建议,欧洲基督教国家应该组成联盟,对抗奥斯曼帝国的扩张。

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爆发,当时就有欧洲人设想欧洲仿效美利坚合众国,建立欧洲合众国。

欧洲土地上的战争带来的破坏,让许多人开始支持某些形式的欧洲统合。

因此,欧盟建立的基础,其实是一个梦想,就是要拧成一股绳,成为世界上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然而,欧盟从建立初期就已经开始远离这个梦想。

第二次世界大战严重削弱了西欧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它们丧失了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地位。西欧各国要重新在战后的国际事务中发挥有力的影响,就必须联合起来,实现欧洲的统一,而法德的和解是欧洲联合的关键。

法国担心西德经济和军事实力的恢复会对其他欧洲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此,法国首先考虑的是建立一个国际机构,将西德和法国及其他一些欧洲国家的重工业统一管理起来,以便从物质基础上防止德国再次成为军事强国。这就是欧洲煤钢共同体的雏形。

1989年,东欧形式发生了巨变,这个时候苏联抛出了烫手的民主德国使得德国恢复统一。

在这几十年的历史当中,德国人的韧性体现了出来,逐渐从一个战败国成为了欧盟中经济最发达的国家,法国,英国,意大利紧随其后。

可是从一开始共同体就是为了约束德国,这些事情尤其没能让有些国家忘记,所以德国对欧盟的成员国一直若即若离。

在法国提出了西欧煤钢联营计划时,英国一开始被邀请作为与会国来进行谈判,可是高傲的英国人显然没能瞧得起,用非常冷淡的态度在谈判桌上来显示自己大国的地位,最终退出了谈判。

之后几年,隔着英吉利海峡的英国仍然在做“大英帝国”的美梦,在他们看来英国是一个在世界上具有绝对话语权,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全球性国家。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

二战之后美英的经济体系当中,英国一直处于劣势,美国根本没有把这位盟友的利益放在心上。全球脱离殖民国家的数量也越来越多,使得“大英帝国”的美梦逐渐破灭了。

1960年,为了维护自身在欧洲事务中的地位随后主导成立了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最终失败。

1961年英国申请加入欧共体,却被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断然拒绝,并且拒绝了两次。他无法相信仍然与美国有经济协议的英国不会成为欧共体中间的绊脚石和间谍。

直到1973年英国才加入了欧共体,还不得不接受《罗马条约》给自己的不利条款。

但是在加入之后英国也并没有完全放弃重归“世界大国”的梦想,这一点从英国多次拒绝在本国推行欧元就可以看出来。

英法德作为欧盟的三驾马车,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往一个方向走。

  • 吸血的“欧猪五国”,南北分化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欧洲也难能幸免。2010年以来,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严重冲击了脆弱的欧盟经济,欧盟实力整体性下降。

引发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在于欧盟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分离。

简而言之,就是政府发行纸币的权力被掌握在欧盟手里,而财政政策还都掌握在各个国家手里。也就是说,一个成员国想要刺激经济发展,却无法使用货币手段(比如调整利率),只能靠财政,比如发债。危机发生之后,欧元区只能通过货币手段调节,而财政政策只能尝试说服成员国实施。

主要陷入经济危机的是被称为“欧猪五国”(PIIGS)的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爱尔兰(Ireland)、希腊(Greece)和西班牙(Spain)。

这几个南欧国家本身经济增长乏力,近些年来南欧一些国家经济结构出现失衡,经济缺乏增长点,实体经济虚弱,只能靠旅游业等产业和借债支撑。所以在次贷危机发生之后,希腊政府被曝出了高额的政府财政赤字,三大评级机构下调了它的主权信用评级,借不到钱,没办法发展经济,还不了债,恶性循环。

没办法,只能转头向欧盟求助。

为了避免累及其他欧盟国家,以德国为代表的富裕国家只能被迫为此买单,结果就是富裕的北欧人,和贫穷的南欧人之间的经济差距也就是贫富差距更大了。而各个国家采取财政紧缩,导致了欧洲发展停滞,引发了高失业率,也在意大利、希腊以及西班牙这几个欧盟成员国引发了公愤。

南欧人认为,德国是欧洲一体化最大的受益者,要知道,德国现在超过一半的出口是在欧元区境内发生的,也就是说,欧元区是德国这个出口导向型国家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德国依靠欧元区优势在欧洲其他国家大肆挤兑他国商品,在经济危机发生后,德国一鼓作气,在经济和政治领域取得了欧盟国家最大的话语权。

经此一役,意大利、希腊等南欧国家遭受重创,被迫推行财政紧缩政策,大幅削减福利,民众利益严重受损,民意发生重大变化,导致民粹势力的兴起,揭开了欧盟南北分化的盖子。

  • 难民冲击之下,各怀鬼胎

如果说面对欧债危机,欧盟诸国还能团结一致粉饰太平,那么庞大的难民潮则是撕裂欧盟的信号灯。

“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美欧等西方国家打着“民主改造”的旗号进行军事干预,欧盟国家以“保护的责任”为由冲在第一线。

2011年初,法、英等国率先对利比亚发动空中打击并最终推翻了卡扎菲政权;叙利亚爆发政治动乱后,美欧把巴沙尔总统作为独裁者加以打击,并试图扶持反政府力量取而代之。

然而,西方国家的干涉并没有为阿拉伯国家带来“民主的曙光”,反倒是欧洲各国自食其果。

数以万计的难民涌入欧洲,极大地冲击了欧洲社会秩序。同时,伊斯兰国(ISIS)崛起,他们把打击目标对准了欧洲……

在2015年,德国一个国家就接纳了110万的难民。面对如此规模的难民,德国总理默克尔还是敞开了大门。而面对接收欧盟分配难民的其他国家,则似乎有很多怨言。

欧盟的其他国家如荷兰、奥地利、波兰等国从上到下都非常不欢迎难民。这些国家纷纷表示看不到难民对国家经济的促进作用,在有限地展现了人道主义精神之后,逐渐关上了接纳难民的大门,任凭德国独自面对中东的难民人潮。

随着中欧和东欧的几个国家公然反对欧盟安置难民的决议,2015年开始的难民危机,进一步加剧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隔阂。同时,激进分子在法国和比利时发动的一系列恐怖袭击,动摇了欧盟的和平和安全。

欧盟多国的民粹势力也因难民危机而崛起甚至上台执政;意大利也加入“反移民阵营”,接近捷克、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国的立场。

伴随外来移民、难民的持续涌入,欧洲族群间的文化、宗教矛盾日益尖锐,原有的“欧洲认同”逐渐被抛弃。

无论哪个欧盟国家,都不能再接受更多的难民了,这是欧盟每个国家领导人和每个民众都明白的道理。

但是,2015年德国打开迎接难民的大门后,想再次关上,已经非常困难。

  • 英国脱欧,下一个是谁?

英国在欧盟的定位仍然是处于组织内部的“外者”角色。


一直以来,法国与德国等欧陆大国对英美亲密同盟关系也存有疑虑,担心美国借助英国力量在欧洲大肆扩张,从而削弱欧盟与美国博弈筹码,欧陆国家与英国也因此一直保持若即若离关系。

开头曾说过,英国一开始加入欧盟的目的就不纯,举国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疑欧的情绪。

小商品业者害怕价格更低廉的产品冲击,渔民不希望丰饶的英国渔区向欧洲开放,工人害怕“波兰水管工”来抢走自己的就业机会。

于是在1975年,仅仅加入欧盟两年后,英国就提出了第一次脱欧公投。当时的投票结果是67%的人支持留在欧洲,此后全国似乎暂时结束了去留的纷争。

但在撒切尔夫人上台后,英国对欧盟的态度又再次出现了反复。

英国作为欧盟中的比较富裕的的大国,一直以来向欧盟支付大量的会费,撒切尔夫人上台后,曾直接在欧共体都柏林峰会上放出豪言:“把我的钱还给我!(We want our money back)”,要求欧共体退还英国缴纳的部分资金。而领导人对欧洲这种不甚明朗的态度也昭示了英国与欧盟貌合神离的事实。

欧洲债务危机之后,欧洲内部分化矛盾凸显,作为欧盟核心成员的英国却不愿出手救助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盟友以及承担债务风险国转嫁的风险。相反,债务危机引发了英国国内对欧盟经济体化的质疑,“疑欧”情绪逐步蔓延。

社会关系的失衡与分化又为民粹主义滋长提供了理由,孤立主义情绪泛起并在民众间逐渐获得支持。2015年以后席卷欧盟各国的难民危机则成为压垮“留欧派”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引发英国脱欧地震。

2016年6月首相卡梅伦在欧债危机和移民问题的双重冲击之下,孤注一掷再一次发起了脱欧公投,而这本以为又是一场噱头的的政治活动居然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了。这对欧盟来说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重大倒退,而伴随着英国的离去,整个欧洲反全球化、疑欧的情绪也开始不断蔓延。

民粹主义,从此盛行欧美国家。

  • “散装”欧盟的新冠危机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让本就摇摇欲坠的欧盟雪上加霜。

在意大利爆发疫情后,欧盟各国的表现可不像是作为盟友那样友善。

为了争夺医疗资源,欧洲各国开始玩起来“宫斗”。这其中,最惨的还属瑞士。

瑞士,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虽然人口仅800多万,但2017年人均GDP高达80189美元,比美国高2万美元,比英国高4万美元,比中国高7万美元。如果全世界用价高者得的办法来决定谁拥有口罩等防疫物资,瑞士的采购能力会比美国还高,更是碾压中国。

瑞士虽然富裕,但几乎不生产口罩、防护服等医疗防护物资,高度依赖进口,而全世界这类商品的大部分产能,都在中国。

但中国愿意卖,却不代表这物资就能送到瑞士。

3月8日,瑞士进口的24万只口罩,被德国扣下。

3月11日,瑞士进口的一大批消毒水,被意大利扣下。

3月11日,瑞士进口的一批医疗手套,被德国扣下,这批货被扣时甚至还在免税仓库里,尚未入关。

瑞士虽然没有加入欧盟,但也是欧洲申根区的盟友。三番五次的医疗资源被劫,是当他冤大头,逮着一只羊薅羊毛嘛?

据路透社本月16日报道,当天,德国单方面宣布对法国、奥地利、瑞士、卢森堡、丹麦等国实行边界人员封锁。路透社指出,德国此举成为摧毁欧盟数十年建设所达成的边境开放的最新一颗炸弹。

而意大利更是直言“我们请求医疗物资援助,欧盟委员会将请求转给了成员国。但毫无用处。”

在医疗系统瘫痪时,意大利曾向全欧盟求助。

欧盟26个成员国,对意大利的求助无动于衷,甚至德国和法国还迅速出台了限制医疗防护物资出口的法案。意大利自己花钱购买的83万只医疗口罩,被德国扣留。在意大利抗议后,德国方面声称这批口罩找不到了。。。

与此相反的是,3月11日,中国的抗议专家携带着31吨物资从上海直飞罗马。

意大利的媒体发文称,“感谢中国,没有像欧盟那样抛弃我们。”

随着疫情发展日益严重,欧洲各国迅速打响了物资争夺战,各国都开时出台了医疗用品出口禁令,封锁边境,以法德为首的欧盟大国纷纷自保的行为让“欧洲梦”彻底破碎。

正如塞尔维亚总统所说“欧盟团结不过是写在纸上的童话。”

病毒没有国界,环球同此凉热。

“现在需要欧洲人团结,放下各国的私利,树立欧洲大局观念”,才能拯救欧洲。


专题推荐


© 1996 - 2019 洛阳才子网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水家边